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充值 关注每天新闻

妞书僮:怪谈说的仅仅只有见鬼和驱鬼的仪式?《水神一族》新书转载2-2

阅读: 813| 点赞:370| 收藏:652

水神一族》

3

两人在森林中走了一小时。

富雄在玄关的拉门前停下脚步,朝屋内喊道:

「我是小安边的桥野富雄,我把担任乌目的八尾清次郎少爷带来了。」

「喂,我还没答应要接……」

话还来不及说完,门应声打开,出现一位白髮苍苍的老太太。想必这位就是富雄口中的婆婆吧。她穿着有缝製内里的和服,衣袖用束绳绑着,露出的手臂上虽然有不少斑点,但筋肉结实,不是弱不禁风的老太太。婆婆察觉了清次郎,顿时瞇细双眼。

「……请进。」

富雄守在门旁,比手示意清次郎进去。

清次郎朝内踏出一步,但随即停步。

里面实在太暗了。大门虽然敞开,但阳光被自己的身体挡住,剩下几缕光芒照进室内,不足以让他立刻看清楚,感觉就像眼前罩着几层手巾,朦胧不清。

此时有人朝他僵住的背部推了一把。

「请往里面走,小心门槛。」

清次郎拖着脚步前进几步,果然碰到门槛。他在这里脱下木屐。婆婆从旁走来,站在他面前。

「可以开灯吗?」

「这里没有电。」

「那,请问有油灯吗?」

清次郎努力问着,婆婆牵起他的手。

「失礼了,请往这边走。」

「哪边啊?」

从脚下的光滑触感可以得知这里的木头地板擦得一尘不染。房子虽然盖在偏远的森林里,空气中却没有不净的臭味;非但如此,还飘着薄荷类的清香,使人心情放鬆。

前方传来门推开的声音。

「请进。」

清次郎一走进去,背后的门旋即关上。房里一片黑暗,是没有窗户的里间。清次郎什幺也看不见,彷彿被人关进漆黑的箱子里。唯一知道的,就是香味更浓了,温度降了几度。

「乌目之男啊,」黑暗中传出人声。「前一任乌目发生何事?」

音调不高不低,清晰可闻。奇妙的是,这声音和话语宛如搔刮着脑内,在上面刨下痕迹。

「妳又是谁?」

问归问,清次郎早已心里有底。在如此漆黑当中,能辨视出他的乌目的─恐怕也只有水守一人。

清次郎摸索着制服口袋。为了以备不时之需,他随时都把那样东西藏在口袋。

清次郎取出火柴,擦亮一枝。火柴特有的焦臭味,瞬间盖过了水守的香气。

「好亮!」

火光对面的人影拿衣袖遮脸,清次郎藉着微弱的光芒快速趋前,一把抓住那只手臂,将之拉向一旁。

剎那间,他看见水守的眼睛。除了两眼,还有鼻子、嘴巴及整张脸的模样。

清次郎深受震撼,手不禁放开火柴。火光在虚空中消失,燃尽的火柴棒轻声落地。

他愣怔在黑暗当中,心中扬起一阵酸楚,这种感觉还是生来头一遭。刚刚在转瞬之间目睹的容貌,深深烙印在他的脑海里,久久不忘。他用右手按住制服胸口,心脏擂鼓大响,彷彿刚刚才在山道上全力冲刺。

待火柴的焦味散去,屋内再次盈满清爽宜人的香气。

婆婆从门外喊了一声,清次郎尚处于混乱当中,好不容易才回了声「嗯」。门静静打开,淡橙色光芒射入室内。婆婆将油灯放在地上,接着又默默关上门。

水守依然用袖子遮脸。清次郎左手提起油灯,再次按下她的手臂。大概是厌恶光芒吧,她的双眼紧紧闭着。

清次郎右手托住水守的下巴,将她转向自己,然后举起油灯,细细端详起她的脸。

「……请妳张开眼睛,好吗?」

「太亮了,我睁不开。」水守摇头说道。

「妳的眼睛好漂亮。」

清次郎将油灯置于脚边。光线远离,水守彷彿鬆了一口气。清次郎戒慎恐惧地轻摸她稍稍放鬆的面颊,水守似乎放弃挣扎,闭着眼睛把手放在跪坐的腿上。

「传闻真是胡说八道,」清次郎音调拔高,嚥下唾液。「哪是丑女呢……」

即使油灯光线微弱,也掩盖不了眼前的事实。水守的肌肤白如瓷玉,有着小巧的鹅蛋脸和直挺的鼻梁,以及红润且不薄不厚的樱桃小嘴,一头黑髮整齐地流泻至肩膀下,髮尾修齐。剎那间对上的双眼冰冷细长,形状精緻,无可挑剔。

这位水守无疑是他此生见过最漂亮的人。

如此花容月貌,搭上那身泼墨图案的白色和服,堪称绝配。

水守皱起柳眉。

「妳即使闭着眼睛,还是会感到刺眼吗?」

水守神情忧伤地颔首。清次郎稍稍把油灯挪向自己,改而轻触她的秀髮。髮丝轻柔富弹性,质地如丝绢般滑顺,跟清次郎的钢丝头有着天壤之别。清次郎放开手指,手中的髮丝便如流过岩石的清泉一般,从他的手中溜走。

「妳今年几岁?」

「十五。」水守答道。

「妳从小就住在漆黑的屋子里吗?」

「漆黑是指……?」水守侧过颈子,黑髮落在白皙的脸颊。「漆黑是什幺意思呢?您是指这栋房子吗?还是森林里呢?或是池塘旁边?」

水守的反问,令清次郎感到揪心不捨。

没见过光芒四溢的世界,就无法得知黑暗是何物。

都是这双眼睛害的。清次郎再次痛恨起八尾的血液造就的疾病。

「妳见过哪些鬼呢?」

「我当上水守不过短短三年,还没见过鬼魂呢。」

「妳不怕吗?」

「这是规矩。」水守摇摇雪白的脖子。

「听说现在池子里有鬼出没。」

「我会遵从乌目的命令,看清鬼的长相。从小大人便教导我,村子里没人能违抗乌目的命令。」

清次郎舔舔乾燥的嘴唇。

「只要我接下乌目一职,妳就对我言听计从?」

水守的头往下一点,表示肯定。

「那幺,请妳再次睁开眼睛。」

水守有那幺瞬间皱起眉,但随即听从命令。

她轻轻睁开纤薄的眼皮,美丽的瞳仁随之现形。

金色的虹膜细细地围成一圈,环住中间的黑。然而那抹黑又跟庄一、清次郎或是富雄的黑截然不同。乌目的黑眼珠是无尽的黑,而水守瞳仁中央的黑则近乎虚无。那抹黑彷彿连接了幽世,吸走一切光芒,将万物化为死骸。

她的瞳孔呈现放大状态,犹如亡者一般。

水守发出呻吟,双手掩面。看来灯火只会为她带来痛苦。清次郎看得很不忍心,不由得抓住她细瘦的肩膀,强力低语:

「我叫八尾清次郎,是北海道帝国大学医学院的学生。」清次郎撩起她遮住脸的秀髮,对着可爱的耳朵低语:「我答应妳─」

这是月亮没露脸、星空灿烂的夜晚,清次郎牵起水守细瘦的小手走着。通往池畔的下坡小径泥泞难行,清次郎不放心让她独自前往。水守起先以「不需要」婉拒,是清次郎坚持要握住她的手,她才欣然接受。回头想想,清次郎夜视力不佳,而水守越黑看得越清楚,会说「不需要」也是情有可原。已经牵起的手总不好突然放开,清次郎只得藉着提灯的微光留意脚边,并不时把水守拉近自己。每次水守都会别开头、闭上眼睛,想必是觉得提灯刺眼。

前有婆婆带路,清次郎、水守和富雄依序紧跟在后,当中唯有水守一人未携提灯,身上散发着刚净身完的清香。

清次郎小心走着,一面回想离开宅邸前与富雄的对话─

走出水守昏暗的房间时,清次郎跟富雄表示,自己愿意接下乌目一职,富雄似乎早已了然于心,使他不是滋味,忍不住高声强调:「仅此一回,下不为例!」却见富雄扬起嘴角,彷彿在说「你的反应也在我料想之内」。

……

「顺序很简单,您或许已经听说了。」富雄趁着清次郎吸食汤料,开始说明。「首先,我们要暂待夜深,接着带水守大人前往深夜的池畔。抵达池畔后,由您命令水守大人『看』。由于只有水守大人能看到鬼,这段时间可能有点无聊,您不妨先退下待命。等时机成熟,您再命令水守大人『说』。如此一来,水守大人就会把所见之物毫无保留地告诉您这位乌目。」富雄在此顿了一拍。「听完内容后,这次换清次郎少爷从中推敲出是谁变成了鬼?为什幺会变成鬼?并且斩断鬼魂留恋人世的原因─用什幺方法都行。」

入夜之后风势增强,萧飒地吹过宅邸外墙。

「换句话说,水守等于我的眼睛;我则要依据情报推敲真相、解决问题─这样对吧?」

「正是。」

……

四人很快就要下到池畔。水守在旁边轻轻叹了口气,清次郎只能在心中祈祷,她不是在嫌弃自己因为紧张所流的手汗。

前方隐隐传来水声,大概是夜风吹起了波浪。在黑夜里,实在难以想像小安边池白天波光粼粼,看在清次郎眼里,只是一团黑影在低处蠢动。负责开路的婆婆停下脚步、旋过头来,朝着清次郎与水守两人招招手。清次郎决定先退开到水边的草丛堆里。

不知何时,水守放开了清次郎的手,逕自站到水边,像是在阻挡他继续前进。总觉得她在黑夜里着白色和服的背影,看起来格外清晰,即便和服上还有黑色的泼墨图案。

「清次郎少爷,该是命令的时候。」富雄提醒。

在蓝灰色腰带的支撑下,水守挺直背脊,其背影是多幺高洁。

清次郎吸入夜晚的冷空气。

「看!」

水守颔首,接着一动也不动。清次郎也瞇眼细瞧,但池塘只是黑森森地,什幺都没有。清次郎感到一阵无奈,只得吞声屏息,不打扰水守工作。

水守的头髮在颈边飘舞,须臾间,清次郎看见了风的形状。

「呼……」水守叹气,富雄从旁提醒清次郎下达命令。

「说!」

水守转过身来,因为看到提灯而绷起表情、闭上眼睛。

「稟告乌目,」她双目紧闭,断然说道:「鬼是先任乌目,八尾庄一少爷。」

然后,她举起手来,雪白的右手食指直直地对着清次郎。

「他正盯着您瞧。」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妞书僮:《水神一族》新书转载2-1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来陪你看看书

虽然时间不是设定在现代,而是大正年间,但是读起来完全没有深沉的历史包袱感。爱情线虽然浅浅的,但也能让人感到满满的幸福~

本文摘自《水神一族》

妞书僮:怪谈说的仅仅只有见鬼和驱鬼的仪式?《水神一族》新书转载2-2

出版社:天培出版

作者:乾路加

日本旅游推荐:海岛婚礼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