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充值 关注每天新闻

妞书僮:怀特总问母亲「我什幺时候可以当女生?」《变身妮可》新书转载2-

阅读: 900| 点赞:775| 收藏:431

《变身妮可》

第十一章

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随着怀特对自己的女性特质愈来愈笃定,他与乔拿斯之间的冲突也变得更频繁。二○○六年七月,怀特和乔拿斯一起拜访霍姆斯医生时表示,他担心自己穿得愈来愈像女生之后,乔拿斯会无法接受,尤其是在学校的时候。他也觉得乔拿斯因为害怕尴尬而不太喜欢跟他玩。

霍姆斯于是问乔拿斯对此有什幺看法,但乔拿斯表示一点也不在乎怀特穿着或表现像个女孩,事实上,他觉得自己应该保护他,有时还担心其他孩子找怀特麻烦时该如何保护他。不过他确实对玩娃娃这件事没什幺兴趣了,宁愿出去和其他朋友一起玩。

「我长大了,不太爱玩那些了,」乔拿斯说。

怀特在班级的诗歌选集上贡献了七首诗,其中一首标题是「孤独听音乐」。

你能从空气中吸入

孤独

所以现在

没人和我一起

所以我想逃

逃出这里

但现在我知道

我的心

因为我已经释放

我的心灵

怀特所面对的困难常与体育有关,尤其得经历更衣与淋浴过程的游泳课。由于体育课常被排在课后活动时间,韦恩有时也会去男子更衣室监督,怀特被迫在那里更衣,但里面的淋浴区是有十二个莲蓬头的开放空间,没有隔间、没有隐私,只有高压水柱和蒸气。男孩们会在里面滑水玩乐、大吼大叫,还用毛巾甩打彼此。韦恩的注意力通常在其他孩子身上,所以乔拿斯和怀特通常是最后换好衣服的人,有一次,怀特还在淋浴区,另一个年纪较大的孩子对他说了些什幺,怀特立刻毫不迟疑地逼近对方。

「你对我有什幺不满吗?」他问。

另一个男孩至少比他高上一英呎半,当他正打算出手把怀特推到地上时,却看见韦恩走了过来。

「嘿!」韦恩对那个孩子大吼,他于是转身走开。

韦恩挥手叫怀特过来。

「到底发生了什幺事?」

「没事,」怀特回答。

「你疯了吗?怀?如果我不在场,他可以把你揍得很惨。」

「我可以处理,」怀特说。

「不,你还不行。下次有人对你说了什幺不好的话,你就离开现场,之后再来跟妈或我报告,好吗?」

怀特不缺气概。他敢在必要时为自己挺身而出,这点韦恩很敬佩。他还记得双胞胎读二年级时,在一份常出现的的写作作业中,怀特把自己描绘为一名拥有长捲髮的女海盗,而且把反派男海盗打得很惨。至少怀特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强壮的领导者,韦恩当时这幺想。

但有时他人的攻击会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出现,当凯莉和韦恩把双胞胎送去参加幼童军时,情况更为明显。韦恩一直梦想双胞胎能晋升为鹰级童子军,那是童子军的最高荣耀。韦恩热切地相信童子军的核心精神:对国家、对他人、对自己尽义务;尊重、荣耀、领导力。但在在一堆狂放不羁的男孩幼童军之中,童军原则的展现不见得那幺显着,有些年纪较大的孩子甚至会把怀特视为眼中钉,不停刁难他的女性化举止。大部分家长对此不太在意,就算注意到了也没有约束孩子的打算,这点让韦恩深深感到困扰。他和凯莉本以为参加童军能帮助让双胞胎融入社区并交到一些朋友,但他们还能让孩子暴露在这种可能受伤甚至自尊毁损的环境下多久?

某次小组会议中,一位母亲在所有人面前问韦恩和凯莉「怀特是男生还是女生?」凯莉立刻把她拉到一旁解释,怀特是一个困在男孩身体中的女孩,如果她想了解更多,只要开口,她很乐意跟她解释跨性别的概念。韦恩的心态却还没準备好,他仍不相信怀特是跨性别者,或者说还没準备好接受事实,无论如何,凯莉知道她得做那位负责解释的人,好在怀特和那些不想或不能理解他的人之间搭起沟通的桥樑。

这场童子军实验几乎还没开始就结束了。韦恩再次意识到自己拥有的家庭和其他人不同。不幸的是,他处理的方式——或者说不处理的方式——就是再次把自己封闭

起来,或者跑到附近的湖泊游泳到很晚。

通常在晚餐结束并帮双胞胎写完功课之后,韦恩就没什幺时间运动了,但某天晚上他坚持要去好好游一趟。他出发时已经晚上十点,天色暗黑,车程很短,抵达时湖边还有很多停车位。横跨湖泊的距离大约四分之一英哩,为了以防万一,泳者通常需要在脚上绑上救生圈。

一阵轻如细语的微风扫过湖面,韦恩离开岸边开始游,来来回回维持着缓慢稳定的节奏。他利用附近桥上的街灯来指引方向,营地照明则是反方向的指标。他大概横越了湖面八趟,总距离将近两英哩。过了一、两小时后他终于上岸,却惊讶地发现岸边等了两名警察想知道他大半夜在湖里做什幺。

「我在为比赛训练,」他告诉他们,「三项铁人竞赛。」他没说谎,但也没说出全部理由。还差得远了。

「这样呀,那你能不能在白天训练呢?」其中一位警察问他。

韦恩解释他真的没办法。这是他一天中唯一能健身的时间。警察表示他们并不在意,毕竟韦恩并未触犯任何法条,但住在湖泊附近一位年长女性报案,发誓看到一名男性企图自杀。韦恩笑了,或许笑得有点太刻意了,然后保证自己真没这种打算。他们耸耸肩后回到了巡逻车上。

其实韦恩很清楚,这些运动、铁人三项还有家里不停堆高的劈好柴火都是为了逃避与怀特有关的问题,其实这样说也不太对,是他不想处理自己面对相关问题的感受。他把一切做决定的责任交给凯莉,就连坚持不让怀特穿得更像女孩时,最后也是让凯莉去斡旋处理一切。身为两个孩子的爸,韦恩多少得接送孩子参与课外活动,或者被迫在孩子的派对上当伴护人,但他最享受的还是和乔拿斯去做那些「男孩子」的事,像是参加小联盟。韦恩会花好几个小时教他如何打击,而乔拿斯会背靠车库门站着,等爸爸把脚边桶内二、三十颗威浮球一颗颗取出来,以下手式投给他练打。乔拿斯并不擅长打棒球,反倒是有一次,怀特在旁边闲晃整天后,决定穿着他闪亮的洋装与高跟鞋上场。

「让我试试看,」他说。

怀特连续打出四个平飞球,韦恩笑了,乔拿斯却笑不出来。对乔拿斯而言,运动一直是件苦差事,他想参与,好胜心也强,但随着年龄增长,他慢慢了解自己就是不适合运动——做这件事没办法让他喜欢自己。之后在一篇作业中,乔拿斯为自己做出结论:无论就气质或肢体敏锐度,他都无法成为一位杰出的运动员。

不是每个人都能领会体育活动的乐趣,但各式各样的运动仍有许多贪婪的追随者……不是每个人都对这类活动拥有如此大的热情。

乔拿斯最引以为傲的还是他的想像力。他常陶醉于演出各种虚构故事,有时还会在其中演出穿着盔甲并用长剑打退敌人的骑士。怀特也喜欢那些武器,但与其扮演骑士、海盗或罗宾汉,他更爱扮演挥舞长剑的公主。

儘管如此,在辛苦与威浮球挣扎了这幺久之后,看到穿着高跟鞋与洋装的怀特轻鬆把球打出去还是让他有点受伤。毕竟运动是在学校最能与人成功社交的方法,如果要说乔拿斯为何希望能打好,就是希望在学校属于一支队伍。

怀特从未怀疑自己的兴趣。他知道自己喜欢什幺、喜欢谁,也知道自己想成为什幺样的人。乔拿斯和他完全不同。他当然知道自己是个男孩,但也仅止于如此,因为他的一切似乎都不符合同龄男孩的既定印象,而他愈是决定做回自己就愈没有自信。他是好奇、爱发问,面对问题时不会因为简单的解释感到满足,因此常觉得独处比较舒适。

但乔拿斯唯一有把握的就是怀特。

某次韦恩和怀特又为了穿女装的事来回争执之后,乔拿斯去找了父亲,「面对事实吧,爸,你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

【延伸阅读】

#妞书僮

妞书僮:跟大家不一样又如何?《变身妮可》新书转载2-1

好书不寂寞,妞书僮陪你看看书
这是一本具有深度的书籍,谢谢梅因斯家庭的无私分享~打动我们身而为「人」,无论在面对痛苦、或者挣扎时,都努力想要认同自己、做自己的那股勇气!

本文摘自《变身妮可》

妞书僮:怀特总问母亲「我什幺时候可以当女生?」《变身妮可》新书转载2-

出版社:时报出版

作者:爱弥埃利丝诺特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